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如何晓婷所想的那般,曲琪的师父顶着天剑宗丹峰峰主的脸,杏子还挺随和,甫一见面就笑问,“你就是阿琪口中的黑心胖团子何三丫?”

    何晓婷瞪大眼否认,“我不胖的!”

    可恶的曲四少,竟然在背后不遗余力的抹黑她,等着,她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胖点也没事,”华清摆摆手,“听说你资质不错,小小年纪就能打趴阿琪,又因为仰慕我的才华,撒泼打滚求她牵线。”

    “我没有撒泼打滚,”何晓婷再次否认。

    风评被害,她得好好想想,到底要怎么找回场子来。

    没等何晓婷想到切实可行的办法,曲琪就黑着脸冲进来,捏着拳头气呼呼的道,“何三丫,你想赖账是不是?”

    “赖什么账?”华清饶有兴致的问。

    他都不知道此行会如此有趣,还好没拒绝。

    “不就是颗辟谷丹,我怎么可能赖账,”何晓婷随手扯下腰间的荷包,直接扔过去,“呐,你检查下,别过后不认,又四处败坏我的名声。”

    “我才不做那么没品的事,”曲琪嘟囔着打开荷包,取出里头的小瓷瓶,“嘁,连瓶子都换了,我那可是玉瓶。”

    这么珍贵的辟谷丹用小瓷瓶装多可惜,丞相府也不穷,咋连个玉瓶都要昧下。

    何晓婷不傻,哪会看不出曲琪脸上明晃晃的嫌弃,她轻哼一声道,“那么大个玉瓶只装一颗丹,晃来晃去的也不怕把丹给撞坏掉。”

    “怎么可能,”曲琪不认同,“辟谷丹又不是普通药丸,那是灵丹。”

    “不信你自己看看,”何晓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换小瓷瓶的时候就发现丹上有裂缝,肯定是撞来撞去给撞坏了。”

    其实是她没收住力气,不小心捏裂的,可别人不知道,她说啥就是啥,谁也别想反驳。

    没错,她就是个坏心眼的。

    曲琪小心翼翼的倒出辟谷丹看了看,嘿,还真有条小小的裂缝,不仔细瞅都看不出来,顿时心疼得不行,“不行,我得拿块油纸包好再放进去。”

    看了全程的华清坐不住了,轻咳一声道,“胡闹,早点用掉哪里用得着担心这些有的没的。”

    被个六岁的胖团子哄得团团转,还真够傻的。

    “师父~”曲琪委屈极了,“我就这么颗上品辟谷丹,哪里舍得吃。”

    华清恨铁不成钢,“瞅瞅你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儿,被别人知道还以为我亏待你了。”

    他伸手在袖口的暗袋里掏了掏,掏出几个玉瓶逐一察看,找到想要的那个单独拿出来,“呐,这还有几颗,拿去吃。”

    曲琪大喜,忙接过玉瓶,“谢谢师父。”

    不仅收回了自己的丹,还有意外收获,这趟不亏。

    送出丹的刹那华清就有点后悔,可他是师父,必须维持住长辈风范,“没事,对我来说,你早点学会炼丹术就是最好的回报。”

    曲琪重重点头,“我知道了。”

    师徒情深的场景,让何晓婷都忍不住感叹,“华清前辈真好,不像我师父,说什么‘师父领进门,修行于个人’,转头就把我抛下了,连行踪都不肯透露。”

    唔,她的话也不全是胡编乱造,现实世界的师父就是这么说的,虽然身处幻世界,可她没有淤拜师的打算,哪怕有顶着师父脸的修士找上门都不行。

    “恭喜啊,”曲琪貌似诚恳的道,“上头没人管着多自由,想修炼就修炼,不想修炼就睡觉。”

    华清闻言阴恻恻道,“确实挺美的,阿琪也想过这样的好日子吧?”

    “我不是,我没有,”曲琪懊恼不已,“就随便说说而已,师父你别生气。”

    “为什么要生气,不用管徒弟是好事呀,”华清哼笑道,“没事赶紧走,别在这妨碍我招待小客人。”

    曲琪,“师父,你听我”

    “走走走,再磨叽把你扔出去,”华清冷酷无情的催促。

    不省心的蠢徒弟,没有当场逐出师门已经是他心善了,回头好好琢磨下,看看把人扔哪历练历练。

    华清暗搓搓的谋划着,面上却冲着胖团子笑得灿烂,“三丫啊~”

    “什么事,”何晓婷抿紧唇,“您直说就好,不用笑得如此渗人的,我怕晚上会做噩梦。”

    华清一噎,小丫头片子说话这么难听,若是年纪大点,他早挥出铁拳了。

    别以为丹师就不会揍人!

    “说吧,你师父是谁,怎么收了你这么个小不点为徒,又不带在身边教导。”

    “我师父是个大美人,她觉得我聪明独立资质好,便收我做关门弟子,至于为啥不把我带在身边,”何晓婷无辜脸,“这个得问她呀~”

    “姓甚名谁?”华清问。

    何晓婷配合的回答,“姓何名晓婷。”

    “哦,原来也姓何,”华清饶有兴致的追问,“莫非你师父与你是同族?”

    “不知道,她没说过,前辈什么会这样猜?”何晓婷假装没听出其中的误会来。

    华清理所当然的道,“因为你们都姓何,而你年纪小,也就同族修士乐意早早的收徒带在身边教导。”

    “不对,我都说师父扔下我跑了,没带在身边教导,”何晓婷认真纠正,“而且,我都不知道师父姓什么,前辈都没见过人怎么知道。”

    “这,不是你刚才说她叫何晓婷么?”华清终于察觉到不对劲了。

    何晓婷对手指,“原来前辈不是问我的名字。”

    华清咬牙,“我问的是你师父的名字,对了,你不是叫何三丫么,怎么又成了何晓婷了。”

    这小丫头沟通起来可真费劲,难怪阿琪对上她吃了大亏。

    “哦~你应该问清楚点,”何晓婷幽怨道,“何三丫是我的小名。”

    “行吧,”华清无奈的重来,“你师父叫什么名字?”

    何晓婷响亮的回答,“不知道,她没说。”

    华清闭眼,再睁开眼时忍不住咆哮,“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你到底知道啥?难怪他不愿意带你离开。”

    “可是,”何晓婷歪歪脑袋,可可爱爱的道,“我才六岁,不知道问这些多正常。”

    这话没毛病,华清竟哑口无言。

    何晓婷趁机请求,“前辈,我有个哥哥神魂有缺,您能帮忙寻回来么?”

    “神魂有缺,意思是不完整么,”华清迅速忘记了之前的不愉快,“人在哪,我得亲自察看下情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