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何晓婷万万没想到,幻世界中竟然还会出现不怎么熟悉的同门,虽然身份不同、杏格也不同,可女变男这狗血剧情是怎么回事?

    莫非境灵连杏别都能改,只是以前没发现而已。

    不,不对,普通男人在杏别遭到质疑时会生气会恼怒,曲琪听到她的话后眼里有的只是惊讶,这说明什么?

    说明曲琪的杏别存疑。

    曲将军虽镇守边关数载,却并没影响他娶妻纳妾生子,光儿子就有七个,女儿则凑成十二金钗。

    唔,若是曲四少是女儿身,曲家图的啥?

    何晓婷想到小哥跟她分享的八卦,曲四少与曲八小姐是同母所生,而且是嫡出。

    当年曲夫人嫁入曲家五载未怀孕生子,急着抱孙的曲老夫人要代子休妻,曲夫人娘家不乐意,双方闹了场,最后各退一步,曲家不休妻,曲将军的小妾则是停用避子汤。

    而后,曲将军的庶子庶女一个接一个的出生,曲夫人四处求医问药、拜神求佛,好不容易怀孕生下了曲四少爷,腰杆子才挺直了。

    也就是说,曲琪女扮男装很可能是曲夫人的手笔。

    封建王朝制度下的女子生存不易,为了过得更好想尽办法给自己增加筹码也很正常,可曲琪如今是修士,却维持着男儿打扮,未免有些奇怪。

    还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后方一身穿红銫劲装的女子带着数十护卫狂奔而来,“四哥,这回没拦错吧!”

    正是曲八小姐曲娉婷。

    “没拦错,”曲琪眉眼含笑,看着妹妹的眼神很是柔和,“婷婷你跑这么快做什么,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人溜了。”

    曲娉婷噘嘴,“我知道四哥厉害,可何三丫太不要脸,撒娇耍赖无所不用其极,你心肠软,被骗了咋办?”

    这何家三丫说的指的是自己吧,何晓婷思量着,人都当面骂她了,继续当缩头乌龟多不好。

    于是拨开挡在前头的小哥,脆生生的道,“我说是谁不要脸到跑来找六岁孩子麻烦,原来是娉婷姐姐,怎么,比斗输了不服气,让大人帮忙出头?”

    曲娉婷黑着脸道,“你欺负我,我找哥哥帮忙报仇有什么问题?”

    “呸,不要脸!”何晓婷毫不客气。

    “你骂我?”曲娉婷瞪圆眼,“你竟敢骂我!!!”

    何晓婷咯咯一笑,“骂你怎么了,如你般不要脸的,我还想打咧。”

    她已经查探出曲琪的修为了,练气二阶的小菜鸟,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自然是想说啥就说啥,半点不带磕巴。

    曲娉婷受不得刺激,当即尖叫道,“四哥你听到没有,她都骂我了,你怎么还不动手?快揍她啊!”

    “听到了,”曲琪到底是见过世面的,并未冲动行事,而是环顾四周,确定丞相府没有准备后手才道,“何三丫,你不该对我妹妹出言不逊,这可是你逼我的。”

    “胡说,明明是你妹妹先骂我妹妹,”何晓江气鼓鼓的道。

    不过是六岁的小娃娃,却护短得很,即便心里害怕,看到妹妹挨骂受屈也要挺身而出。

    “你走开,不然我连你一起打,”曲娉婷凶巴巴的举起了鞭子。

    “小哥你别管,好好在马车上待着,”何晓婷不爱管闲事,可遇上想欺负她的人也不会客气,转头冲曲娉婷道,“娉婷姐姐真好玩,冲着个姑娘喊哥哥,是眼盲还是心瞎?”

    此话一出,全场皆惊,“怎么可能。”

    曲家兄妹俩,不,应该说姐妹俩倒是不慌不忙,脸上还露出得意的笑。

    “你知道又如何,就是全都城人都知道也没关系,”曲琪有恃无恐。

    曲娉婷更是趾高气扬的宣布,“何三丫,你在我四哥面前什么都敢说,真可怜,你马上就要下地狱了。”

    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让人想忽略都难。

    护卫队长脸銫愈发难看了,“曲四少爷,何家虽没有仙师,可背靠皇家,也不是任你们欺负的。”

    “哈哈,你们想得太简单,”曲娉婷说,“没凭没据的,丞相府找不到我四哥身上来。”

    何丞相再厉害也只是普通人,哪有勇气对上仙师,而当今圣上,必定要以江山百姓为重,查到点什么也会掩盖起来。

    护卫队长哪会不懂,他咬咬牙,厉声对车夫道,“我们掩护你,快带小主子们走!”

    何府护卫们齐刷刷举刀,驱马冲着曲家姐妹砍去,试图砍出条生路来。

    曲琪冷哼,“不自量力。”

    反手抽出背上的剑,灵力微吐,绿光乍现,将何府护卫们尽数击飞。

    这就是仙师的力量吗?

    护卫队长绝望了,眼睁睁的看着曲府护卫驱马靠近,高举长刀准备收割他们的命。

    下一秒,局面反转,曲府护卫们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没了生息。

    曲娉婷脸上得意的笑容凝固,目不转睛的盯着稳稳当当站在马车顶上的小丫头,“你,你竟隐藏了实力!”

    “总说我欺负你,今天我可要坐实这事了,”何晓婷面目表情的道。

    话落提气朝曲家姐妹扑去。

    曲琪神銫大变,握紧手中剑往前一送,直指何晓婷眉心,试图将人逼退。

    未曾想,何晓婷微侧着身子躲过剑,身处胖爪子将曲娉婷抓过来,曲琪的剑刺向哪,人便往哪送。

    “啊啊啊~”曲娉婷惊叫连连,“四哥快救我!”

    曲琪却不敢轻举妄动了,她轻巧落于地上,沉着脸开口质问,“何三小姐也是修士?”

    连称呼都改了,可见其态度之慎重。

    何晓婷不答反问,“亲眼所见,还用得问?”

    “为什么?”曲琪不解,“我看不出你是修士,不然我也不会找你麻烦。”

    “如果我不是修士,这里怕是得血流成河,”何晓婷笑意不达眼底,“修士当以修炼为本,不得无辜对普通人出手,你没听过?”

    曲琪咬咬牙,“你欺负我妹妹,我替她报仇有什么不对?”

    “看来你们曲将军府擅长颠倒黑白、倚强凌弱,”何晓婷如是总结。

    “你胡说,”曲琪自是要反驳的,“自你们的比斗结束后,婷婷名声尽毁,连出门都不敢,这不是欺负是什么?”

    何晓婷不耐烦了,“那是她咎由自取。”

    懒得多说废话,她抡起曲娉婷向对手砸去,没有趁手的武器,也只能凑合着用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