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何晓婷赢得比斗自是心情愉悦,哪哪都舒坦,看尾随自己回来的何二哥眼神都好了很多。

    “二哥虽不着调,多加管束还是有进步空间的,二丫姐就有点悬了。”

    自私自利,嫉妒成杏,没有大局观,敢做不敢当

    啧,何二姐简直是浑身都有毛病,偏不肯承认,还自以为聪明绝顶,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何二哥原本跟在后头不敢靠近,突然得到凶残小妹一句夸奖,懵逼之后便是狂喜,心里的惧怕莫名烟消云散,涎着脸凑上前,“三丫,不,小妹,你真是太厉害了,教教我呗~”

    “谢谢夸奖,”何晓婷毫无诚意的道,“不过你夸我也没用,力气是天生的,加上我聪明努力,这才有如今的厉害,教不会你。”

    “不是,你都没教,怎么知道我学不会,”何晓谷不服。

    何晓婷叹了口气,“太傻,没慧根。”

    “你这结论下得太早,好歹也要试试啊,”何晓谷并没有被打击到,死皮赖脸的请求,“先教我一年,不行就半年,要是没有进步再放弃也不迟。”

    “可习武要日日坚持,特别辛苦,你是连学堂都不愿意去的人”何晓婷域言又止,“还是算了吧。”

    “我敢对天发誓,我喜欢练武,一定会坚持下去,”何晓谷拍着胸脯保证。

    何晓婷故作严思考状,许久才肃着脸拒绝,“不行,你现在都三天两头不去学堂,以后有了借口更不会去,我可不想有个大字不识几个的笨哥哥。”

    “那你要怎样才肯教我?”何晓谷摊开来问。

    何晓婷眼珠子转了转,笑眯眯的回答,“你每天按时去学堂上课,不迟到、不早退。”

    “能不能换个条件,”何晓谷挠头,“我讨厌念书,一拿到书就打瞌睡。”

    “不能,”何晓婷干脆利落的拒绝。

    何晓谷急得团团转,“为什么非要念书,我又不想参加科举,就想学武,以后当大将军。”

    “你傻呀,文武双全多好,”何晓婷翻了个大白眼,“你来说说,有几个大将军是不识字的。”

    只懂得吃喝玩乐的何晓谷哪里知道这些,他咬咬牙,“小妹,你给我点时间,我去找人问清情况再考虑下,成不成?”

    何晓婷撇撇嘴,“去问吧,三天后给我答案,过期不候。”

    她好难,承受了这个年纪不该承担的重任。

    何晓谷火急火燎的走了,估摸着是去找人询问军中将领们有多少文盲。

    何晓婷也不在意,走了才好,她没空搭理中二期少年,逛遍整个丞相府都没找到一星半点打破幻境的线索,是时候走出去看看了。

    唔,还要去探望下孟小哥哥。

    听说小哥哥走之前挺不乐意,是被孟伯父的说教和孟伯娘的眼泪劝服,板着俊脸离开的,也不知道回去后会不会躲起来偷偷哭。

    幻想着孟师兄抹眼泪的模样,何晓婷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就,很不搭。

    何晓婷觉得,像孟师兄那么厉害的修士不可能会落泪,她不能脑补太多,不然会走火入魔,总想把孟师兄弄哭看看是什么样儿。

    很多时候,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就在何晓婷赢了比斗的第二天,龙凤胎小哥给她带来一个消息。

    “不好了,娉婷姐姐回家找曲四哥告状了,说你不仅揍得她满身伤,还败坏她名声,害她没脸见人。”

    何晓婷满头黑线,“小哥,我发现你每次来都没好事。”

    “谁让你太能惹祸了,”何晓江嫌弃得不行,“明明以前很乖很听话,出门大半年回来就没见你消停过。”

    “嫌弃就别来找我呗~”

    “那不行,我们是龙凤胎,有心灵感应的,你过得不好我也难受。”

    “真的?”

    “我从不骗人,”何晓江稚气的小脸上满是认真,“在你失踪期间,好几次我都觉得胸口闷疼。”

    何晓婷不明觉厉,“这么神奇啊,我怎么没有半点异样的感觉,就觉得你有点啰嗦。”

    何晓江,“”他是表达关心,不是啰嗦!

    “行了,说正事,”何晓婷机智的找回话题,“曲娉婷告状怎么了,她四哥很厉害吗?”

    何晓江立刻忘了刚才的不愉快,板着小脸郑重道,“非常厉害,曲四哥可不是普通人,他是仙师。”

    “仙师?”何晓婷瞪圆了眼。

    这些天她四处打探消息,套了不少丫鬟婆子的话,硬是没听到与修士相关的消息,还以为没有,现在看来不是没有,而是很少,少到普通人

    何晓江却是误会了,“妹妹不知道仙师是什么人吧,就是能够排山倒海、飞天遁地的人,特别厉害。”

    “确实挺厉害的,”何晓婷喃喃道。

    小哥到底年纪小,以为所有修士都有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本事,殊不知,修士也分等级,练气期的小菜鸟也就能在普通人面前装装大佬。

    “所以我们赶紧跑吧,”何晓江说,“在他们来之前先去别处躲躲。”

    何晓婷嘴角微抽,“躲哪去?”

    “都城外的小农庄里,别人送给大哥那个,”何晓江早有打算,“虽然条件不大好,可位置偏僻,少有人经过。”

    “可是,人少的地方更危险,被害死了都没人知道,”何晓婷歪头看着自家缺根弦的小哥,“若你口中的曲四哥真有那么厉害,你怎么可能提前得到消息。”

    何晓江愣住了,“对啊,我不过是出门买点小玩意儿,就听到有人在街上讨论这事,还说曲四哥有正事要忙,没空到处找人,准备直接跑丞相府来抓你……”

    曲将军府现任当家主母乃世家贵女,治家严谨,下人都是正经训练过的,断不可能将府中消息传得到处都是。

    “这是想哄我出门,在外头抓我呢,”何晓婷精明得很。

    “可他是厉害的仙师,即便爹是丞相也要让他三分,没必要迂回行事,”何晓江想破脑袋都想不通。

    何晓婷淡定道,“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只能用歪门邪道了。”

    何晓江茫然,“什么意思?”

    “啧,又是个脑子不会转弯的,”何晓婷无奈了,只能耐心解释,“练气低阶的修士比普通武者厉害,却也不是无敌,我们丞相府护卫实力不差,联手对抗估计能脱他一层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