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真。咳。将一栏。江夜阑被慕南枝的体贴给暖到了,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小疯子居然还是一个这么暖心的小可爱呢?

    只是江夜阑还没从那暖心的感觉中脱离出来,就听慕南枝拉着他的袖子嘀咕了一句:“我闻着这餐厅里的味有种反胃的感觉,我们快走吧,你别又惹了什么东西出来,破坏我吃好次的东西的心情。”

    江夜阑:

    神特么的暖心女孩,我呸!

    带着一脸嫌弃的慕南枝退出香格里兰餐厅,江夜阑的脸銫黑如锅底。

    “慕南枝,在你心里我的安危是不是还不如你吃东西来的重要?”

    慕南枝正站在闹市区的街上东张西望,想看看哪一家合眼缘进去搓一顿,冷不丁听见江夜阑一本正经的问话,她竟然歪着脑袋,认真思考了起来。

    江夜阑所有对慕南枝旖旎的心思顿时都飞了个精光。

    这女人活该给他送钞票,除了他这个心地善良的男人,谁特么能接受这么疯癫的女人?

    江夜阑觉得自己的心脏受到了暴击,也不愿攥着慕南枝的手了,闷头就往前走。

    “不是的,我吃好吃的只是为了补充体力更好的保护你。”

    正当江夜阑快走远了的时候,慕南枝的声音才慢了无数拍的传了过来。

    江夜阑往前去的脚步顿了顿,这该死的升级版的五感,他都走那么远了居然还能听见?

    江夜阑有些犹豫,面对慕南枝突如其来的“告白”,他是装听不见呢,还是顺着心意说些感天动地的话呢?

    江夜阑有些纠结的站在原地,在心里抓耳挠腮。

    这时,慕南枝又快步上前,凑到江夜阑的身边嘀嘀咕咕了一句,“毕竟我答应过师父,要好好保护你的。”

    江夜阑:

    慕南枝,我怀疑你对你师父图谋不轨,可是我没有证据。

    此时此刻,江夜阑对于慕南枝的师父升起了无限遐想。

    那个所谓的张道陵到底何方神圣?他长得啥样?是俊逸非凡犹如谪仙般的出尘男子,还是和青云观老头似的,一脸道貌岸然的老头子?

    满怀着心事的江夜阑走路都不顺畅了,一气儿往慕南枝的身边靠,害得慕南枝不得不一退再退,直到撞上旁边一家店铺的玻璃窗上。

    “江夜阑。你眼睛没瞎吧?干嘛走路老是挨着我?”

    慕南枝表示自己很生气,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大眼睛怒气冲冲的看向江夜阑。

    江夜阑这才回神,视线落入慕南枝那清澈的水眸中,见她的眸子里倒映着他的脸,就好像她的眼睛里放满了他一样。

    江夜阑心口的位置忍不住又噗通跳了两下。

    该死。我是不是被天雷砸出病来了?怎么又有一种被电流涌过全身的感觉?

    江夜阑捂着胸口不敢再去看慕南枝的眼睛。

    “刚才想着带你去哪儿吃饭想出神了,不是故意挤你的。”

    慕南枝诧异的看着背对着她的男人,怎么感觉江夜阑今天说话怪怪的呢?

    “那你想好去哪儿吃了吗?我好饿。”

    像是为了应证慕南枝的话所言非虚,她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咕噜噜”一声。

    江夜阑“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这小疯子还真的是饿了。

    当下他也不纠结是不是要带着慕南枝去吃最好的了,看见一家湘菜馆就带着她走了进去。

    “能吃辣的嘛?”江夜阑拿起菜单,才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不由转头看向慕南枝。

    慕南枝“呃呃呃”的狂点头。

    她真的很饿了,现在大概能吃一头牛,至于那个什么“辣”的,那是啥玩意儿?

    不管了,反正只要能填饱肚子,她来者不拒。

    江夜阑见小疯子点头如捣蒜,也不疑有他,点了几个家常菜便递给了等在一旁的服务生。

    很快,剁椒鱼头和辣子鸡率先被端了上来。

    慕南枝闻着那味就已经垂涎三尺了,只是等了一会儿只见服务生就端上来一碗还没她嘴大的米饭,她立时扁了扁嘴。

    “夜耗子,我就知道那张一千万的支票不值钱。你肯定又骗我”

    端着碗的服务生听见慕南枝的话愣了愣,随即带着些许有銫眼光看向了江夜阑。

    江夜阑哪里能想到慕南枝这丫头居然大庭广众之下说起一千万支票的事情来,当时就变了脸銫。

    都说财不露白,这小疯子大庭广众之下告诉别人他有一千万不是给他招惹麻烦嘛。

    “谢谢,这里暂时不需要服务了。”

    江夜阑立时把服务生赶走了,这才严肃的对慕南枝教育道:“你知道什么叫做财不露白嘛?你师父怎么教你闯江湖的?”

    慕南枝不乐意了。她师父就教过她行侠仗义,没教过她闯江湖!再说了,江湖是个啥?能吃吗?

    “切。一千万那能用财不露白那四个字吗?你看看,就只够吃这么一小碗米饭的,谁会为了这一小碗米饭动坏心思?”

    江夜阑这时才明白慕南枝刚才那句话里的意思。

    敢情是小妮子不够吃,以为他钱不够。

    江夜阑哭笑不得,冲着站在远处的服务生招了招手,道:“这位帅哥,麻烦你盛上一大盆的米饭来。”

    说这话,江夜阑还怕服务生不懂他的意思,用手笔画了下他所谓的盆是有多大。

    服务生转头去盛饭了,江夜阑这才对着慕南枝解释道:“我们这儿的人都只吃这么多的米饭。有很多女孩子连这么一碗都吃不下呢。”

    慕南枝拧了拧眉,这么小的一碗她连塞牙缝都不够,居然还有人吃不下?

    只是她顺着江夜阑的视线扫了一圈店其他客人的桌面,果真如江夜阑所说。

    慕南枝的小脸顿时垮了。

    “夜耗子。那我以后是不是天天得饿肚子了?”

    江夜阑好气又好笑,这慕南枝的小脑瓜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人家吃不下,她就得饿肚子?什么逻辑

    这时,服务生端着满满一大盆的米饭过来了。

    慕南枝看着那小山一般高的米饭,立时笑的见眉不见眼。

    “您要的饭。”服务生把米盆子啪的一下放在了江夜阑的面前。

    江夜阑:

    他怎么听的那么不对味?要饭?谁特么要饭了?

    刚想发作,又听那服务生嘀咕了一句:“这年代的有钱人真的是越来越抠门了!”

    江夜阑就气不起来了。

    头一次从人家嘴里听说自己也是个有钱人,这感觉还不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