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许是太累了,慕南枝这一觉睡得天昏地暗,直到月上柳梢头,她才嘤咛一声睁开了眼睛。

    面前不远处坐着江夜阑,他正用后脑勺对着她,目光灼灼的盯着电脑屏幕。

    屏幕上正在播放林大师的僵尸片,正巧播放着僵尸一蹦一跳的从棺材里蹦出来,伸着一寸长的指甲往前戳。

    “哪来的妖孽!”慕南枝下意识间甩起枕头就当做暗器往电脑屏幕上砸去。

    江夜阑被慕南枝的河东狮吼吓得冷不丁从座椅上弹了起来,接着就看见自己的宝贝花枕头直愣愣的往电脑屏幕上飞扑而去,然后悄无声息的滑落在电脑桌上。

    江夜阑哭笑不得的回头看了一眼睡得迷迷糊糊的慕南枝,却见慕南枝迷迷糊糊的,扔完枕头正从床上扑向江夜阑,想要去“救”他。

    “噗通”一声,江夜阑被慕南枝一个虎扑扑到在地,江夜阑感受到身上的软糯的身体以及扑鼻的女人的气息,有些哭笑不得。

    “女侠,你这是做什么?”江夜阑无措的双手举过头顶,看向趴在自己身上的慕南枝。

    慕南枝居高临下的看着被压在自己身下的江夜阑,一脸嫌弃,“看见要妖邪出没你还不跑?傻坐着等死吗?”

    江夜阑无语了,抬头指着电脑桌上的屏幕笑道:“这个玩意儿和电视差不多,那都是演的。”

    慕南枝将信将疑的回头去瞧,正看见穿着道袍正气凛然的林道长把僵尸打得抱头鼠窜。

    慕南枝又回头看了看江夜阑,面无表情的再次嫌弃了一句,“小身板不够我砸一下,你是个男人嘛?”

    说完,若无其事的从江夜阑的身上爬了起来。

    江夜阑: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慕南枝的肚子很合时宜的“咕噜”了一声,她垂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夜耗子,我饿了。”

    正从地上爬起来的江夜阑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一脸无奈,“慕南枝,你好像除了吃就知道睡,你还知道啥?”

    慕南枝斜斜撇了一眼江夜阑,一脸傲娇,“我还知道救你。”

    江夜阑被慕南枝那一脸傲娇的小表情给逗乐了,“就像刚才那样救我?”

    想到方才感受到的那软糯的小身子,江夜阑突然觉得有些可惜。

    他怎么就这么正人君子呢?

    平常男人抱着女孩的身体的时候,该干啥来着?

    亲亲?抱抱?

    咦,他的思想好像有些不对头了。

    邪念刚有些冒头,江夜阑就把它按了下去,转身若无其事的从电脑桌上拿起手机点了外卖。

    “点完了,一会外卖就能到。”

    江夜阑点完外卖抬头看向慕南枝,见她正弯腰在床上扒拉她的那件青銫长衫,不由问道:“慕南枝,你在玄冥大陆到底是什么身份?”

    能不能炼制出延年益寿的丹药呀?拿了人的钱别不办事,这样他可不好和小东子交代。

    慕南枝从青銫长衫里扒拉出她的储物袋来,是一个香囊大小的荷包,上面绣着青绿銫的翠竹,只是看那阵脚明显技艺堪忧。

    慕南枝正想着这事儿呢,她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颗丸子来丢给了江夜阑,“明儿你把这个交给大老板去吧,顺便把钱收一下。”

    江夜阑随手接过慕南枝丢过来的药丸摊在手心里仔细研究了下。

    那药丸大小和他小时候经常吃的麦丽素差不多大,轻轻一嗅倒是药香味扑鼻,让他本来有些疲倦的精神都为之一振,似乎真有那种灵丹妙药的味道了。

    “这么简单?你都不用开炉炼丹吗?”江夜阑半信半疑的捏着药丸,一脸的不可置信。

    慕南枝觉得自己被江夜阑小瞧了,区区一个延年益寿的丹药还需要她堂堂张道陵的关门弟子开炉炼丹?

    她平常吃的丹药可都是三师兄特意为她炼制的,要知道玄冥大陆能得三师兄特意开炉炼丹的人屈指可数。

    慕南枝气哼哼的转身,双手叉着小腰,雄赳赳气昂昂的说道:“我储物袋子里有两大罐子的这种丹药,还需要我特意炼制丹药?”

    江夜阑被小疯子的样子逗乐了,“我读书少,你别骗我。延年益寿的丹药你还有两大罐子?别告诉我那都是你的小零嘴,用来平时解闷用的吧。”

    慕南枝就知道江夜阑不会信,她信手又朝着储物袋子一抹,手里立时出现了两个陶瓷罐来。

    打开陶瓷罐的罐盖,浓郁的药香味顿时弥漫了开来。

    江夜阑惊呆了,他凑到慕南枝的面前,果真看见两个陶瓷罐里密密麻麻的滚着方才慕南枝给他的药丸。

    “还真有那么多?”江夜阑惊得无言以对了。

    成功打脸江夜阑的慕南枝很得意,她傲娇的扬了扬下巴,颇有些趾高气扬的说道:“要不是我在闯界与界之间的壁垒的时候吃了储物袋里的灵果灵药,好东西还更多呢。”

    这话不是假的,她临走前三师兄在她的储物袋里装了好几个瓷瓶的灵丹妙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储物袋里现下只剩下了这两个陶瓷罐里的只能让她当零嘴的小丹药了。

    慕南枝想不通,便只当自己在破壁的时候用的,因为她记得自己是吃过来着,至于吃了多少?她自己也记不清了。

    江夜阑算是彻底被慕南枝的话给惊呆了,若是这药丸真有延年益寿的功用,那么他不得不重新审视小疯子说得所有的话了。

    难不成她真得是从那个玄冥大陆来的异世界的修真者?

    正疑惑间,慕南枝又丢给江夜阑一个重磅炸弹。

    “呐,这个一千万的支票给你了,你明天去把他换成那个钱藏起来吧。我总觉得这张纸有点不靠谱。”

    慕南枝云淡风轻的将邬晨东的父亲给她的一千万支票递到了江夜阑的手里。

    江夜阑有些懵逼,还没从慕南枝可能真实修真者的认知里转过弯来,突然又被塞了一张巨额支票。

    “这钱是人家给你的,你给我做什么?”江夜阑捧着支票的手还在抖,说出的话也颤颤巍巍的。

    “我的就是你的。师父说了,要我好好保护你,照顾你,不能让人欺负了你。”慕南枝抬了抬自己的柳叶眉,颇有女侠风范的大手一挥。

    江夜阑:

    我这是被包养了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