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江夜阑沉默了,高翔宇的经历已经明明白白告诉了他人杏的险恶,这个世界上什么样的人都有,什么样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站在江夜阑身边的慕南枝很敏锐的感觉到了江夜阑低沉的情绪,她微微抿唇,目光灼灼的看向高翔宇,问道:“那个枕头呢?先把你对夜耗子下的诅咒解了。”

    高翔宇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身穿JK装的萝莉女孩,“我需要一把匕首召唤枕头。”

    慕南枝看向江夜阑,江夜阑垂着头打开了会议室的大门,看见站在会议室门外一直守着的邬晨东,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小东子,找一把匕首给我。”江夜阑说道。

    邬晨东愣了愣,但什么都没问转头就去把江夜阑需要的东西找了来。

    把匕首递给江夜阑的时候,邬晨东还是说了一句,“耗子,你可别干出太过激的事情。”

    江夜阑的心暖了暖,兄弟就是兄弟,无时无刻不都在替自己着想。

    深呼吸了口气,江夜阑冲着邬晨东笑了笑,“老子是那么不靠谱的人?”

    重新回到了会议室,江夜阑把匕首递给了高翔宇。

    那匕首也不能称之为匕首,其实也就是一把水果刀。

    高翔宇接过水果刀,毫不在意的用袖子擦了擦,然后照着自己的左手心就狠狠划了下去,那一下的力道直接深可见骨,想想都疼的慌。

    这个时候,众人才发现高翔宇的左手手心上有一道已经结痂的疤,只是那疤痕有些奇怪,似乎反反复复被人划开,在将愈合之际又被人划开,周边的皮肉都翻了起来,红红的一条像是蜈蚣一般趴着,看起来着实有些吓人。

    红銫的血瞬间就从高翔宇的手心涌了出来,高翔宇盯着手心里的鲜血,神情明显亢奋了起来,他开始念念有词,这个过程中目光一一扫过江夜阑和慕南枝以及那个青云观的老道士。

    这个过程很短暂,随着高翔宇嘴里的声音渐渐停歇下来,原本空旷的会议室顿时涌起一股小型的龙卷风。

    慕南枝悄悄站到了江夜阑的身边,她的手上不知何时已经拿了老道士的小桃木剑。

    “来了。”慕南枝轻声呢喃了一句。

    江夜阑一眨不眨的盯着那道小型龙卷风看,正全身绷紧了弦呢,青云观老道士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句,“有点不太好。”

    话落,江夜阑还没想明白老道士话中的意思,就看见那道小型龙卷风骤然朝着江夜阑逼了过来。

    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江夜阑眼睁睁看着那道小型龙卷风幻化成了一个女人的摸样,她伸出双手,锋利的指甲像是长了机关一般瞬间弹射出来,照着江夜阑的头皮飞速掠了过来。

    好在慕南枝早就有所提防,她拿着桃木剑替江夜阑挡下了一击,随后老道士迅速出手,一张鬼画符照着女鬼的脑门就啪的一下贴了下去。

    穷凶极恶的女鬼瞬间不动弹了。

    江夜阑长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朝着高翔宇问道:“接下来要怎么办?”

    高翔宇瞟了一眼江夜阑,摇晃着想要站起来,可是试了几次无果,只得叹气道:“江夜阑,大学里的时候我瞅着你也不是个没眼力界的人,这会儿都不知道来扶我一把?”

    江夜阑闻言撇了撇嘴,“我也没发现你会是个坑蒙拐骗的人。”

    虽然嘴里说着嫌弃的话,江夜阑还是弯腰将高翔宇从地上扶了起来。

    高翔宇将整个身子的重量都压在了江夜阑的身上,笑呵呵的问道:“江夜阑,这个小萝莉是你女朋友吗?”

    女朋友这三个字再一次被提起,慕南枝木着脸眨巴着大眼睛,一副求知若渴的摸样,“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青云观的老道士没想到自己的偶像竟然这么懵懂无知,也不管自己已经头发花白是个糟老头子,哈哈大笑附和了一声,“女朋友的意思就是你以后可能会当这小子的老婆。”

    承受着高翔宇身体重量的江夜阑听见老道士的话差点一跟头载地上。

    “老道士,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

    江夜阑的脸涨得绯红绯红的,活脱脱一个受气包小媳妇的样子。

    慕南枝听见老道士的话却是蹙了蹙眉,低头沉思了起来,一时之间有些走神了。

    高翔宇的嘴角微微勾了勾,他算了算时间,状似不经意的瞟了一眼一旁被符纸定身的女鬼。

    “还想不想把诅咒解了?”

    高翔宇拍了拍江夜阑的后背,催促了他一句,“把我扶过去。”

    江夜阑不疑有他,扶着高翔宇来到女鬼的身边。

    “这符纸可撕不得,不然小心女鬼暴怒把你们两个都生吞活剥了。”老道士提醒了一句。

    高翔宇翘了翘嘴角,溢出一丝邪笑来,“是吗?”

    话落,他顿时伸手,将近在几尺的女鬼脑门上的符纸撕了下来。

    青云观老道压根没有想到高翔宇会做出这番举动,他想要再去救援江夜阑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符纸掉落的瞬间,女鬼绯红锐利的指甲立时掐进了江夜阑背上的皮肉里,江夜阑连呼一声痛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女鬼的长发缠绕了起来,

    这一切发生在瞬息之间,等慕南枝回过神来,江夜阑已经被女鬼的头发包裹成了一个大粽子。

    他和女鬼同时困在了头发做成了蚕蛹之中。

    青云观老道士目瞪口呆,在他的眼皮底下发生了啥?

    高翔宇见一切尘埃落定,从胸口里吐出一口闷气来,桀桀怪笑的声音刺耳且诡异。

    “你对江夜阑做了什么?”慕南枝暮然转头看向正仰天狂笑的高翔宇。

    她娇俏的脸上怒气腾腾,捏着桃木剑的小手咯吱作响,恨不得一剑斩了眼前这个男人。

    老道士直到这时才察觉出不对来,“你居然是在诓骗我们?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我们对你放松警惕?”

    高翔宇哼笑了一声,“现在才明白?晚了!”

    慕南枝冷冷笑了一声,“等我救了夜耗子,我要把你的魂魄抽出来丢进油锅里炸上七七四十九天!”

    那幽幽的冷厉而又沙哑的嗓音分明在说:我张道陵的关门弟子,现在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