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冯海俊和邬晨东并不知道枕头的典故,听见神仙萝莉的话不由转头看向江夜阑。

    前头原本豪气万丈的江夜阑却是立时萎了,只是在两个兄弟面前他不肯露了怯,只得朝着两人说道:“女人就是麻烦,这时候要啥枕头。”

    冯海俊和邬晨东听闻立时会心一笑。

    啧,夜耗子现在肯定日日美人相伴,这床上一呆就是一天吧?可不得整个像样的枕头?

    邬晨东立时一副我懂我都懂的表情,拍了拍江夜阑的背,语重心长的说道:“女人嘛,要求是多了点。但是枕头这种基本要求你都满足不了的话,就太不爷们了。”

    话落,他拉着一脸意味深长的冯海俊继续浩浩荡荡冲着电梯去了,目标28层楼!

    江夜阑尴尬的只想用脚趾扣出个三室一厅来,他干脆住进去得了。

    “你不去28层楼揍人了吗?你不是想让那个男人大肚子吗?”慕南枝走到江夜阑的身边疑惑的问道。

    江夜阑恨不得捂了这小姑奶奶的嘴,得亏现在冯海俊与邬晨东已经被他支走了,旁边压根没什么人,不然今儿个就该是他明年的忌日了。

    “你先把话说清楚,那枕头难道不是白老鼠弄出来的?”江夜阑凑到慕南枝的身边低声询问道。

    “啥,枕头能搞出白老鼠?”猝不及防间,青云观老道的声音在江夜阑的耳边炸响。

    江夜阑:

    他恨恨扭头看向仙风道骨的老道士,语气有些不善,“修道之人怎么能偷听别人说话?”

    老道士不以为然,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一副颇为苦恼的样子,“不是我想偷听,实在是本道长修为太高,不想听也不行呀。”

    江夜阑就很难受。

    他知道那个老道士不是信口胡诌,因为他现在的听力也是不俗的,这还是他压根就没修炼的情况下。

    他有些愤懑的扭头不再去看牛鼻子老道,转而继续问道:“你是说,枕头的诅咒还没解除吗?”

    慕南枝点了点头,她看了一眼老道,见他没有一点自觉的避开,心里也颇为愤懑。

    要不是没了灵力,她分分钟整个结界出来。

    “那个白老鼠知道我师父是谁,也知道我的身份,从这点儿我就可以断定它不一般。而且按照那只白老鼠的道行来看,它压根不屑于靠诅咒别人获取道行,这样太慢。那花枕头再白老鼠出现的时候都不敢出来做妖,我更加断定花枕头和白老鼠不是一起的。”

    江夜阑听完慕南枝的话若有所思。

    “我方才困在白老鼠布置的环境中的时候,23层楼里出现了一堵墙,似乎不愿我继续往前走。你说会不会23层楼藏着那个花枕头的什么秘密?”

    “而且我们去找高翔宇的时候,他刚巧是在23层楼上的电梯,你不觉得奇怪吗?他去23层楼干什么?难不成23层楼还住着他的同伙?”

    慕南枝扁了扁嘴,她不爱动脑筋,这死耗子居然还问她这么有深度的问题

    见慕南枝不说话,老道士憋不住了,他按耐不住想要在慕南枝表现的心思,立时抢着说道:“这有何难,你那两兄弟不是上去揍他了吗?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还怕他不吐出话来?”

    江夜阑闻言,目光有些怪异的看了一眼老道。

    “道长,你这不像是修功德的道士,倒像是坑蒙拐骗的江湖骗子。”

    青云观的老道士被江夜阑的话给气得吹胡子瞪眼睛,他发誓,若不是旁边站着这个小道友,他要让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尝尝什么叫做恶鬼缠身。

    慕南枝倒是很认同老道的话,立时点了点头。

    “安全起见,你可以让你那两个朋友把高翔宇带下来问话。”

    江夜阑想了想,这个办法好像是最稳妥的,立时掏出手机点开邬晨东的头像发了一句语音。

    不得不说,两个狗大户的效率还是很不错的。

    等高翔宇再出现在江夜阑面前的时候,鼻青脸肿不说,一条腿还一拐一拐的,分明是瘸了,还真被打折了一条腿。

    “耗子,这个会议室的门我已经锁上了,你放心问,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你的。”邬晨东拍着胸脯保证道。

    江夜阑立时拍起了彩虹屁,“是是是,咱东哥的办事能力绝对一流。只是还得麻烦东哥去门口替哥们把个风。”

    邬晨东闻言愣了愣,他其实有些好奇的,想留下来听一听耗子要问高翔宇什么事儿。

    其实他们哥几个平时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偏这小子有了JK小萝莉就神神秘秘了起来,竟然还不想让他知道?

    见邬晨东有点不愿离开的意思,慕南枝木着脸说了一句,“知道什么叫做知道的越少越好吗?哦,要是你嫌命太长尽管留下来听听。”

    邬晨东被小萝莉木着脸说话的声音给唬住了,转头看青云观的老道长老神在在的站在一边不动,立时又萎了。

    他可没有青云观老道士的本事。

    悻悻然出了会议室,关了门,他生着闷气站到了冯海俊的身边。

    冯海俊可没邬晨东那好奇心,他倒是心情颇好,很久没打架了,刚才胫骨活络开之后,还真是爽。

    揍人渣不爽更待何时?

    “小俊子,你说耗子最近是不是有些不一样了?”邬晨东闷闷的问道。

    “是不一样了,他二弟长大了。”冯海俊想了想,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邬晨东和个傻子说话,没劲!

    高翔宇的脸肿的半边高,一只眼睛上还有乌黑的淤青,眼角的血丝顺着脸颊滑落,显然是被揍得不轻。

    啧,江夜阑觉得自己是真解气。

    高翔宇倒是也硬气,被丢在地上愣是不吭一声。

    “高翔宇,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江夜阑率先开口问道。

    躺在地上的高翔宇冷笑一声,“这时候没死不代表你不会死。”

    “我死了对你有啥好处?”江夜阑又问道,顿了顿他又自言自语,“只是为了那八万块钱你就要以身犯险自己先去钓个诅咒来坑我?”

    这种赔本的买卖哪个傻子会去做?

    所以,江夜阑几乎可以肯定,高翔宇一定是遇见了什么事情被诅咒了。

    “你今天出现在星耀大酒店,本来是想替哪个花枕头里的恶鬼办事吧?”站在一旁的青云观老道忽的问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