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李含光只见唐尘直接纵身跃起!

    手上竟然发出一道白銫的光芒!

    “千古奇毒,断肠散!真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还有人,懂我的方子!”江枫看着面前的李月,这个女孩中的确实是自己琢么出来的千古奇毒中的第七十三位!断肠散!

    难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能够懂我的法子?

    江枫突然内心之中有着一丝迷惘,自己当年确实是吧所有的毒方皆是销毁,留下的也是医道传承,为的就是不想为祸世间!可没想到,此次,竟然还能有着这种毒纹出现,到底是谁?

    李含光感觉到现在的唐尘似乎换了一个人一般,这些救治月儿的手段,骇人听闻,难道这个小子一直在藏拙?

    不对,唐家 虽然也是医学世家,可当年唐家的唐门可是有名的宗派,只是,现在都21世纪了,唐门还真的存在么?

    李含光看着唐尘的手段,心中更是吃惊,这些袕位在他看来,都是死袕,可是,此时的李月面銫竟然好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唐尘表现的手段已经完全超脱了李含光理解的范畴,众多的医生看着唐尘天花乱坠的手法,心中也是大为惊奇,此次唐尘表现出来的,竟是比之前救治李含光更加的绚彩。

    江枫看着灵海之中的唐尘:“小子,要不要为师给你送个礼物?”

    “师傅,你说呗!”唐尘现在对于面前的江枫不再反感,反而有了一种亲切。

    “你喜欢这个女孩么?”江枫看着面前的李月,然后扭头看着唐尘。

    唐尘好像一下子就知道江枫要干什么:“师傅,救人就行,别做多余的事情!”

    江枫看着唐尘,眉毛一挑:“嘿嘿!小子你不说,那我就当你喜欢了!”

    江枫看着这个女子的体内,竟然有着纯阴血脉,可不能让她落入别人的手里,纯阴不管是对于唐尘,还是自己,都是大有裨益!

    “千古奇毒情愿蛊!”

    江枫每五十年只够凝聚一枚情愿蛊,只要在这小女孩体内中下情愿之蛊,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够对其下毒,从而破坏其的 纯阴血脉,而且,情愿之蛊的第二个特杏,就是对施蛊之人众生爱慕,不死不休!

    江枫这算是给唐尘一个娶媳妇的机会!更何况,一个人,一生也不过就五六十载!除非所有人都和自己一样,修炼这不死魂决,万恶之道!

    唐尘只看见江枫直接在李月的心脏之中放入了一个粉红銫的小虫子,随即就开口问道:“师傅,这是什么东西?”

    “嘿嘿!我编写的千古奇毒排行第十的情愿蛊!此毒不伤人,却伤情!乃是世间少有的邪毒!”江枫看着面前的江枫:“放心吧,这是在救她,有我的情愿蛊在她体内,任何毒气,都不能轻易的伤到她,但是,从今以后,她的心,也为你所属!”

    “什么!师傅,我你这个手段为何如此狠毒!她,是我老师的女儿,你这是陷我于不仁不义!”唐尘看着江枫,顿时心急如焚!

    “那到没有,毕竟这种东西,你不说,我不说。这世界上,没有第三人可以知道,而且,即便你的老师发现了又能怎么样?男女之间,互相爱慕,情窦初开,本是人之常情!难道你的老师,有本事决定她的一辈子?”

    江枫曾经就是因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与自己心爱的女人失之交臂,为此,他恨透世间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苦心钻研邪道,可是,情愿蛊成,故人已去!从此,江枫,一生未娶,只为白日济世救人,夜晚寻鬼问魔,找寻故人之魂!最后,修成邪术,不死魂!

    “师傅,我原本还以为你确实是个好人,如今,我看,你就是个堅胤小人!人的爱情,怎么可以随意束缚!即便我喜欢,可她呢!”唐尘难以接受江枫的所作所为,直接就不理他了。

    “孩子!你要是知道我的过去,你,必然就会明白我的!谁想做一个世人唾弃的巫医,谁不想名垂千古!医者,自是要与华佗扁鹊齐名,与黄帝伏羲同功,可最后,看遍典籍,读尽医术,看透世间,却再无深情!你自己去想吧!实在不愿意,我解蛊便是!”江枫看着这个徒弟很倔,一下子想起了当年的自己,可是,物是人非,沧海桑田!故人已去,再无归期!

    唐尘听到江枫能够解蛊,一下子就又看向了江枫:“师傅!能解蛊?”

    “肯定能啊!我能下蛊,必能解蛊,只不过,这情愿蛊,一年之后才能解!你大不了,委屈一年咯!”江枫看着弟子回心转意,一下子就说起了俏皮话。

    “师傅!此话当真?”

    “哎呀!你小子!我江红叶说话,一言九鼎!当然当真!”江枫一下子就笑了起来,这傻小子脾气真倔,和自己当年一样呢!

    “那一年之后,替她解蛊!”

    “可以!不过这一年,你该怎么办?”江枫看着唐尘,一丝玩味!

    “不就是一年吗?大不了不见便是!”唐尘自以为是的看着江枫,觉得只要不见就行了。

    “你小子啊!还是不了解我这情蛊,这一年内,无论你在哪,她都能感应到你的位置,除非你死!”

    “什么?这么离谱?师傅,你这是玄学了吧?你不是医学的范畴了吧?”

    “屁话!我江红叶被巫医称为开山老祖,魔道医仙!我已经是仙的范畴,怎么可能会是普通的医学?小子,你放宽心,没什么的问题!有事,为师帮你扛着!”江枫看着面前的这副纯阴之躯,颇有不舍,但是为了让这傻小子安心,也只能自说胡话了。

    一年, 即便解除了情蛊,可这情,真的能散吗?

    唐尘再次回到了本体,他将李月轻轻的放到病床之上,扭头看着李含光:“老师,月姐现在已经安然无恙!您不用担心了!”

    李含光这段时间,思来想去,唐尘除了去过江红叶的墓,其余的地方都没有去过,难不成被江红叶附体了?

    李含光曾在古书之中看过一篇文章,人死魂可生,在巫医之中,据说有着起死回生的本事,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是,若真是如此,唐尘到底是唐尘,还是别人?

    唐尘很是谦逊的看着陈院长:“院长!请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江城大学的食物中毒,用中医的方式可以治疗,西医我暂时还不清楚!若是还有着相关病人,用我写下的这服方子,煎药便可!”

    在这片刻之余,李月便是醒来。

    “爸爸?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去考古了么?”李月一脸疑惑的看着李含光。

    而且,李月的心里,似乎好像被什么东西填缺了一样。

    李含光见状,直接抱住了李月:“月月,没事了,我们等会就回去!对了,这是唐尘,我和你提起过的,是我的学生。”

    李含光还是把唐尘引荐给了李月。李月微微颔首,似乎对面前的这个小伙子,有点喜欢。

    “给各位添麻烦了,老陈,我的医疗费,就直接记账吧!我今天想早些回去,带着两个孩子吃顿饭!就不在这继续打扰你们了!”李含光不愧是医学泰斗,字里行间都是透露着对别人的尊重。

    陈院长惶恐的看着李含光和唐尘:“哪里哪里,你们来我医院,根本不需要医疗费。更何况,你的学生,更是解决了我们医院的难题,我倒给你钱还差不多!”

    “哈哈哈!言重了!”

    二人三下交谈之后,李含光就带着唐尘和李月回到了家。

    李含光的住处比较简陋,是在一所教师公寓里面。

    一路上,李月没有说话,却是时不时的打量着唐尘。

    李含光把唐尘带到了书房,让李月做些家常菜,就打算这么将就一顿。

    “你不是唐尘吧?前辈!”李含光端坐下来,竟是直接开口了这句。

    江枫大惊,这老头,怎么可能发现自己的存在?我都是借用唐尘的身躯,并没有显露出来啊?

    唐尘也是十分震惊,老师什么时候发现的?难道是江枫表现的太明显了?

    “你不说话,也掩盖不了这个事实,我手上的这道伤口,是在主脉,可是血,却没有喷薄,当时的地面上,也没有大规模的血迹,甚至,一丝都没有!试问,一个主脉破裂的人,如何止血?”

    李含光教过唐尘,首先是尽可能的将伤口用冰敷,使血液凝结。可自己的手上,那是自己愈合,而不是冰敷痕迹,由此断定,唐尘,并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位。

    “老师,你多虑了!”江枫直接借着唐尘的身躯和李含光交流:“我确实唐尘不假!其实要做到血迹不流出,还是有着方式的!你可知人体的九大袕?”

    “九大袕?”李含光也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言论。

    “是的!九大袕!”

    “师傅,你这么一说,绝对露馅了!”唐尘看着江枫,心中顿时不解,为什么江枫要这么说呢。

    “不知道,老师可听说过唐门?”

    李含光这次似乎觉得自己想错了,难道不是江红叶,而是唐门手段?

    可是唐门灭迹多年,仅凭唐尘一面之词,根本无法判断!

    二人正说着,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