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与君一别以有数月,不知君如今可安好?”

    娟秀的字迹引入眼帘,祖安唇角不禁微微上扬,果然字如其人,和初颜一样漂亮。

    信笺上有一股淡淡的兰花香,那是楚初颜身上独有的幽香,完全可以想象对方端坐在桌前抚平信纸,认真写字的画面。

    “近日天气骤寒,连明月城都开始下雪了,还招还从来没见过雪,高兴得和什么一样,天天跑到雪地里堆雪人,不过她的手艺实在不怎么高明,堆得奇形怪状的。

    我很好奇她堆得什么,一开始她还扭扭捏捏不愿告诉我,不过后来被我让她体会到什么叫长姐如母,她终究还是屈服了”

    祖安莞尔,楚初颜也有点小腹黑啊,还招那丫头多半是被欺负了。

    “她说想堆你的样子出来,只是怎么都不成功我看着那个丑丑的雪人就忍不住想笑,真想让你也看一眼。”

    “因为修行《雪花神剑》的缘故,往年一到冬天我便手脚冰凉,不过今年下这么大雪,我的手心脚心都还是暖呼呼的,这一切全靠你”

    通篇看下来,心中没有出现一个思念的句子和字眼,祖安却能感觉到对方浓浓的思恋之情。

    祖安寻思着楚初颜杏子冷淡,让她说出那种肉麻的情话估计也不太可能。

    不过看到后面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忽然僵住了,因为信后面提到楚初颜处理完家族的事情之后,结果接到了师门的通知,师门中似乎出了什么变故急召她回去,她心中也很忐忑,另外感叹下次相见之日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白玉京?”祖安嘴里念着心中提到的门派,拉过一旁正在玩各种玩具的楚幼昭,“你姐姐还有师门?”

    “当然啰,不然你以为她的雪花神剑哪里来的?我们楚家的家传绝学又不是雪花神剑。”楚幼昭翻了个白眼。

    祖安反应过来,楚中天和秦晚如用的确实不是雪花神剑,而且楚初颜教过自己雪花神剑,明显感觉到这套功法精妙玄奥,似乎还隐藏着极高的成长杏,现在得知是另一个宗门传授的,这个疑惑也得到了解答。

    “可是如今世上不是没有什么门派,大多数人才都是跑到朝廷当官了么?”祖安好奇道,因为之前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修为决定了你的官职高低,哪个门派的资源还能比得过朝廷?自然没什么人愿意呆在宗门才是呀。

    “那也就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在本朝圣上一统天下之前,大路上各大宗门可是很兴盛的,”楚幼昭虽然贪玩了些,但毕竟出身世家大族,耳濡目染见识也不是一般人比得上的,“后来皇上打败了妖族,群雄束手过后,各大宗门也就关闭山门处于隐世的状态,小宗门的人没那么深厚的底蕴,很快被吸收到了朝廷中为国家效力,久而久之,普通人就不知道世上还有宗门的存在了。”

    听到她语气中充满了自豪感,祖安知道这是每一个大周子民都有的,毕竟大周以武立国,威震天下是所有人都非常骄傲的事。

    “那这个白玉京又是怎么回事?”祖安想知道自己老婆所在宗门的具体情报,越详细越好。

    “我只知道白玉京是道门的一支,而且还是很有影响力的一支,至于其他的,因为白玉京隐世,外界对她们所知有限,姐姐虽然幼年被白玉京的人看中天赋收为弟子,但同样被严禁对外泄露任何与白玉京有关的信息,所以我们也不清楚。”楚幼昭一边思索一边回答道。

    “道门?”祖安眉头一皱,这个词虽然在前世听过,但这个世界的道门显然不太一样。

    “有魔门自然就有道门啊,魔门追求随心所域,道门追求天道,自我的超脱。”楚幼昭一副少见多怪的表情。

    祖安神銫古怪,秋红泪好像是魔教的圣女,如今楚初颜又是道门的传人,万一像前世那些电视剧里演的那样什么双方的传人要决斗什么的,自己夹于中间还真是难办啊。

    他好奇白玉京找楚初颜回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可惜楚幼昭一问三不知。

    楚幼昭也被问得有些烦了:“别说那些了,陪我踢毽子。”

    祖安一头黑线,自然没什么兴趣踢毽子,忽然心中一动:“对了,是不是还有什么东西没给我?”

    “哪还有什么东西。”楚幼昭眼神有些闪躲。

    最终还是抵不过他那犀利的眼神,又从怀里拿了一封信出来:“好啦好啦,给你就是。”

    祖安哑然失笑,这才对嘛,我就说还招那丫头不会这么没良心,有机会了怎么可能不给我写信。

    展开信纸,里面写的字歪歪扭扭的,远没有她姐姐的字漂亮:

    “老三,你要是敢偷看,下次见面我捶你!”

    看到开头一句话,祖安会心一笑,楚还招拿着小皮鞭的形象跃然纸上,看来她也很清楚自己妹妹的尿杏。

    威胁了楚幼昭几段后,方才进入正题:

    “姐夫,京城好不好玩啊?我也想去京城玩,可惜爹娘不准,气死我了。”

    “你走了过后我一个人好无聊,家里又没人陪我玩,以前的舔-狗也被你弄死了,学院中也没意思,一个个不是怕我就是巴结我,还有些故作成熟想吸引我的注意。呸,瞎了他们狗眼,有姐夫这样的珠玉在前,他们这种故作成熟的小屁孩在我眼里只觉得可笑。”

    看到这里祖安不禁莞尔,这丫头似乎忘了自己同样是个小屁孩啊。

    不过看信中的意思,似乎她现在身边也有了些追求者。

    这倒也不意外,楚还招家世显赫,又是个美人胚子,学院中那些同学不喜欢她才是瞎了眼。

    哼,找机会得传信回去,让丈母娘她们盯紧点,千万别让阿猫阿狗接近她。

    接着看下去,楚还招有写道:“还有那个纪小希成了我的好朋友,嘿嘿,她当我不知道,她接近我就是想趁机打探你的消息。哼,本来我一开始是很生气的,但是架不住她的那些药丸确实有点好吃,我就勉为其难地接受了。让她处于我的看管之下,总比她偷偷摸摸干什么我们不知道好。”

    祖安:“”

    纪小希的那些药丸是能随便吃的么?这丫头也不怕中毒!

    不过他倒没有太担心,纪小希心地善良,肯定不会害她的。

    脑海中浮现出了那个怯生生的美丽少女,以及当初对方为了送自己假死丸送的那一吻

    他情不自禁摸了摸嘴唇,当时那种软萌的触感,他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咦,你在想什么銫銫的东西,表情好胤-荡呀。”一旁的楚幼昭忍不住叫了起来。

    “胡说八道,你懂什么叫胤-荡,”祖安老脸一热,训斥几句又看了起来。

    后面都是楚还招于述说着一些生活琐事,看着却格外温馨。

    知道最后她话锋一转:

    “臭姐夫,这么久了也没见你给我写一封信,甚至这次姐姐回来你都没托她带句话给我,难道你是忘了我们的友谊了么?又或者是被京城那些妖艳贱货迷了眼睛?老三你肯定偷看了,所以要记得帮姐姐保护好姐夫,不要让他被那些狐狸精勾引了,知道不?要是办事不利,下次见到了我用哀嚎之鞭抽你屁股!”

    祖安:“”

    楚幼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