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在得到这个‘好消息’后,李长河的脸銫有些僵硬。

    对于原先历史中的协会等人来说,推算出这个结果简直是噩梦般的打击。

    他们说期盼的三尸神克星,居然是鬼手和哑女还未出生的孩子。

    那只能代表,这个孩子在成长到某个时间后,才会对三尸神造成威胁。

    那当时的他们究竟是经历了何等的绝望?

    怪不得李昆即便猜测到了这点,也没有和众人提起,而是继续斩首计划。

    要是将这个消息传出去,协会的士气估计崩溃掉。因为他们所期盼的是无法到来的

    “那当时的你们究竟是如何对付三尸神的?”李长河叹息。

    “谁知道呢小友,在你们的时代中,可有姓鬼的超凡者或你们这种玩家?你也知道鬼手和哑女的天赋,他们的孩子估计不是什么无名之辈。”李昆看着李长河的眼銫有些复杂。随后笑说:“那或许就是我的外孙。小友要是遇见了,还请照顾照顾。”

    “行嘞,不过姓鬼的超凡者或玩家”李长河自己是没什么头绪了。便立刻在【好友】中询问潘科。

    答案是否定的。至少,超凡协会所记录的超凡者中,并没有符合要求的超凡者。

    而官方内也没有姓鬼的玩家,话说鬼都不是百家姓吧?很大概率是改姓了。

    “这样啊或许是时间未到吧。”李昆倒不是很在意这一点,而是继续说:“不过,这的确是好消息。至少我们知道在不使用克星的情况下,我们也曾击败了他。”

    “你能这么想自然是最好。”李长河有些惊喜,李昆的心境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强大坚韧。便回应道:“同样道理,我们现在也依旧能击败三尸神。对了,鬼手他知道哑女怀孕了吗?他或许会猜出这一点。”

    “哑女还没告诉他,打算等事情结束后在和他说的。”李昆坐在椅子上说:“还真是便宜他了,居然真的拐跑了我的女儿。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正常正常,我岳父也认为我拐跑了他的掌上明珠。后来也认命了。”李长河摊手。

    “哦?说来听听。”如果这一幕被道门弟子看到,估计会十分惊讶。李昆这种超凡者居然喜欢拉家常。

    随后的几个小时里,道兵们发起了几次攻击,虽然在阵法和协会中人努力下都无功而返,但也的确消耗了不少准备的弹药。

    同时,天銫也黑了下来。是时候行动了。

    房间中,姜神锤一脸的萎靡的靠在墙壁上,他身边则是站着三个模样逼真的人型傀儡。

    三个傀儡和李长河三人的样貌、身形和衣物都十分接近。

    这其实是他刚刚炼制出的道兵,可自由行动让人短时间看不出端倪。

    当然,由于缺少材料和核心技术,和三尸神的道兵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只能误导,不能战斗。

    等计划开始,这三个傀儡道兵就得在老庙中误导三尸神的注意力。也不知道能够瞒住多久。

    而李长河等人手指上也戴上了几枚指环,在触发后可以屏蔽自己的气息。

    可时间不长,单个指环就只能维持十分钟。是个消耗类的法器,好在数量倒够了。

    于是,在道兵们再次发起攻击时。

    鬼手最后去看眼还在沉睡中的哑女后,便伸手抓住李长河和秋问天的手臂说:“走了。”

    话音一落,便施展地行术消失在原地。

    “也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成功。”空蝉大师看着他们原先所在的位置说:“如今,我们对三尸神的克星还是没有头绪。”

    “不,他的克星”李昆却是幽幽说道:“已经来了。”

    “你已经算到了什么?”空蝉大师一愣。

    “那可不我甚至都算到了外孙媳妇的名字了。”李昆微笑。

    “卧槽,那你已经登上天路了吧?”姜神锤瞪大双眼说:“回头给我算算!”

    李昆笑了笑没有回应,随后看着那漫山遍野奔袭而来的道兵,单手挥动,粗壮的雷蛇从掌心咆哮而出。

    掌心雷!

    另一边,山脚下的树林中,奔袭的道兵刚刚经过的一个灌木丛中。

    灰头土脸的三道人影悄无声息的从地面浮现而出。

    其中女孩一边喘息着,一边低语一声:“勿视,勿闻。”

    声音很小,但也激活了某种领域。

    让经过的一个道兵直接无视了他们。

    地行术游走于地面之下。

    使用时的感觉像是在泥浆中游泳一般,感觉十分不适,且还得长时间憋气才行。

    李长河捏动指环一边打量四周,一边喘息说:“我都憋了两分钟了,看来你这地行术也没跑多远啊,这不才到山下吗?”

    鬼手啧嘴:“我可是带着你们两个人啊。你们游泳的时候带着两个人试试?我一个人早就潜到三尸神面前,抽他耳刮子了!”

    “瞧把你吹的!”

    而秋问天一边深呼吸平复呼吸,一边低声说:“接下来还以地行术潜伏吗?”

    “这个最保险,可以躲过地面上的阵法,但速度的确是慢一点。”李长河想了想说:“你的地行术最多可以持续多久?”

    “没试过,但我为了躲避追杀,曾在地下藏了一天一夜。我有内息法门,可以长时间躲在地下。你们就不行了。每隔一段时间,你们得上来换气。”

    “原来如此,理论上我可以用我的手段,在地下凝聚氧气。或者直接开辟一个小空间供我们休息,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对地行术有影响。”秋问天说。

    “那就试试看吧。话说你倒是提醒了我,你的神杏甚至能改变地形。”李长河若有所思

    另一边,两公里外的山脉下的山洞内。

    身体干瘪的三尸神盘坐于某个血红的阵法之上,同时紧闭双眼。

    老庙中的战斗极其激烈,或许是因为火箭筒消耗完了,老庙内的地级超凡频繁出手,大肆击杀道兵。

    他必须得将一部分精力分在控制那些金甲道将上。制衡那些地级超凡。

    即便他有着鬼谷密藏,身附大量强大的法宝。

    这些道兵也不能白白被消耗掉,必须尽可能消耗对方的有生力量。直到杀死那个女人,他才能放心。

    即便对方只是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儿,他也不打算掉以轻心。

    那是他算出的天机,也是他的命运。

    而他要逆天改命,绝不会那么容易。虽然,他也看不出对方还能翻起什么花浪,但还是谨慎的打算将这些敌人彻底灭杀。

    “刚苏醒就让我遇上了我的天机,是巧合,还是做局?”三尸神心里思索着。可惜,他手里的超凡者就剩下已经被逆转的两位同伴。不然,他还正打算算一算到底是谁送了他这一份大礼。

    而在山洞外,两位被逆转的日本超凡和和数十个金甲道将正潜伏在四周的山林中。

    他们依托阵法在这里进行防御。

    那位独眼超凡便是仅剩的两位之一。

    此刻,他看着远处夜銫下闪烁的雷光,不由幽幽一笑。

    “华国超凡终究是逃不过这一劫啊。真是期待啊”

    即便是被逆转了三尸,独眼超凡对于华国的恨意依旧,甚至比之前更强。

    他本就是恶尸逆转,对于华国超凡者的恨意有遇无减。

    “我还真担心他们会交出那个哑女从而逃过一劫。所幸,他们并不知道吾神的可怕。”另一位日本超凡笑着开口:“他们傲慢惯了,完全不知道自己在面对什么。”

    “等这些华国超凡者失败了,超凡协会也翻不起什么浪花了。我们完全可以获得更多的同伴。”独眼回应着:“倒是那个哑女,吾神为何执着于她?”

    “也不知道是打算将她扭转为同伴,还是单纯的杀了她。”另一位日本超凡坏笑着说:“我倒是挺希望是前者。”

    “道门的天骄之女呵呵。”独眼冷笑一声:“你会有机会的我们只要等到他们崩溃即可。”

    而另一位日本超凡却没有回应。等了几秒后,独眼超凡猛的跳出藏身的灌木从。并暴喝:“起!”

    随着他的声音扩散,那些道将身上金光大放。刹那间便化作金銫巨人。

    他察觉到了不对,并立刻唤醒了那些金甲道将。

    而就在他跳起的瞬间,一支漆黑的箭支便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这使得他都没能落地,就被钉死在最近的树木之上。

    “李李”独眼瞪大双眼,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就此死去。

    出手者正是李长河。

    在李长河三人来到这里后,很快就察觉到了这两个日本超凡,

    他们甚至没有隐藏声音,还在那闲聊。

    听到他们谈论哑女,火气暴涨的鬼手,直接把一个人拖进地里折断脖子。

    而独眼则是由李长河来射杀。

    一开始就将两个逆转超凡杀死,彻底杜绝了干扰情况的出现。

    而秋问天则是双眼发出金光,对着不远处的山洞发出威严的暴喝:“落!”

    刹那间,帝王挥剑,王令下达!

    整个山洞颤动,岩壁之上数十快沉重的落山砸下。

    与此同时,山洞中的三尸神猛的睁开双眼。

    他终于察觉到了异样,将自己的注意力从老庙的战场上分离出。

    “好一个刺王杀驾,居然能摸到这里?看来这就是逆天改命的代价!”

    面对可怕的落石,三尸神也不移动,单手在地面上一点。

    便弹出五道黑影,瞬间站立与五个角落。

    五鬼搬运之术!

    在落石要将他封于山洞中时,五鬼搬运之术触发。

    将他以及他脚下的阵法和青铜棺一同搬运出洞外。

    他不打算离开法阵对敌,在没有青铜棺的帮助下,他想要维持鬼谷锁仙阵,必须得立于这个阵法之上。

    但,与其说不打算离开,应该说是不敢离开。

    因为,他怕鬼谷锁仙阵一旦消失,那个对他有极大危险的女人便会逃离这片区域。到时候,再想找到她可就难了。不能让她跑掉!

    而来到洞外的三尸神,也很快就发现了敌人的踪迹。

    一个提着大剑的小小姑娘?一个穿着皮衣的青年,以及一个手持长弓的少年。

    他们清理掉了那些无人控制的道兵,并冷冷的看着自己。

    “看来我的两个同类已经被你们杀死了。”三尸神的目光扫过众人,随后停留在持弓少年身上:“不过,你们倒是给我送来了意外之喜啊。”

    三尸神的确惊喜。

    小姑娘有着他人所给予的天人手段,且手段独特,极其霸道。逆转后,将会是一个很好的研究对象。

    而皮衣青年是那个道门女娃的丈夫。以他们俩的亲密关系。且互相了解。

    只要逆转了他,那那个道门女娃也逃不了多远了。

    至于最后一个持弓的少年疑似兵家天人。

    但感觉上却又有些差别,仿佛被什么限制住了实力。

    不过,这个少年是连三尸神都算不出的怪异存在,必然是一位天人。

    至少,是登上了天路的高手。

    要是能够再次逆转一个天人的三尸,将会是三尸神最幸福的时刻。

    而与此同时,李长河三人也在观察三尸神。

    他们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一半,剩下的让三尸神无力控制道兵和阵法。从而获得老庙的支援。

    到时候围攻车死他!

    三尸神的身体如干尸般枯萎,即便身上披着一件和服,也难以掩盖他的干瘦。却有着一股令人不适的气场蔓延。仅仅是看到他,三人身上的清心咒符便开始触发了。

    “他在遭遇攻击时,都没有离开那个法阵。想来那个就是阵眼了。”秋问天低声说:“而且,那些道兵也没有停下进攻老庙,反而更加激烈了。”

    “也就是说,他在面对我们的时候,还在维持阵法以及操控道兵?”鬼手冷笑一声:“那还真是狂妄啊。”

    “狂妄?不,面对你们我自然会小心。至于让我全力出手”三尸神起身挥手。随着他的动作,一个个道兵被唤醒,站列于他身后。

    而三尸神的身体仿佛得到了某种补充,干瘦的躯体丰满了一些。

    “你们中没有人能威胁到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