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章 看简介 下一章

    三尸神正在计算,如何让那位兵家天人的三尸动乱。一位天人破碎的神魂,对他来说是莫大的补品。

    同时,他还能得到一个强大的同伴。就如同他一样。一位天人的三尸!

    “也不知道,你三尸中的哪一位会获得新生。”三尸神计算着。

    而李长河这边,则是啧啧嘴,对山脚下那些道兵‘呸’了一声。

    在黑虎落下的瞬间,李长河的确看到了海量的大军。那些都是兵煞之气,源自与道兵的杀戮。

    或许很可怕吧,一般的玩家或许会被这种精神冲击重创。

    但李长河绝不再其中。

    他所击杀的无论是质量还算数量都远远超越了道兵。

    他完全有不屑的资本。

    而在老庙内。道门弟子们看着李长河的背影,愈发敬畏。

    他们中,有人看到了那闪烁而过可怕军队。

    无数的异形怪异化作血海,海量的混沌战将化作尸山。

    而在其之上,王旗招展,一个个燃烧着青色火焰的甲胄军团发出无声的战吼。

    将黑虎三下五除二的就滑铲掉了。

    如何彰显一个人的强大?那就是毫无波澜的击败了另一个强大的人!

    而李长河显然就是这种存在。

    面对连地级超凡者都要警惕的煞气攻击,他毫不畏惧的站在最前方,甚至还哼了一首歌

    这已经强大到令人敬畏甚至恐惧了。

    地级超凡们的表情也各不相同。

    酒中剑微微一笑,他已经见识过李长河的某个身份,对此倒是不意外。

    姜神锤嘴里嘀咕着,后生可畏。那种数量的煞气,怕是历史上的名将也难以凝聚。

    空蝉则是神色复杂的道了句佛语,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放下屠刀’的话。

    鬼手则是喜笑颜开,和哑女吹嘘说:“你看,我鬼手交兄弟,还是很有眼光的当然,我挑老婆也是一样。嘿嘿嘿。”

    哑女则是白了他一眼。做出手语说:“成为兵武超凡的代价很大,你可得多照顾他。”

    “那是自然,他是咱们伴郎。”鬼手若有所思,摸了摸下巴回应着。

    虽然,兵武超凡已经绝迹,但他们也知道成为兵武超凡会极其痛苦。得付出极其惨烈的代价。都是一群可悲的人

    “没事,由我罩着。”鬼手心想。

    而李昆则是微微扬起眉头,他的境界更高,所看到的也更多。

    就在刚刚,他看到了那些甲胄战团前方,李长河身后那道长有冲天角和六臂的高大身影。

    既然是兵武超凡,那道身影也就只会是那位存在了。

    “这小家伙还真的救过兵主啊。”李昆有些感慨。

    这时,李长河也回到了老庙。

    “好了,三尸神的现在的想法,恐怕是打算扭转我的三尸了。”

    “这是你的计划?”姜神锤一愣:“你击溃御兵术,其实就是为了让三尸神的注意力放在你身上?”

    “镇压了酒中剑前辈的三尸后,他必然知道我们中有人有天人手段。”李长河回应:“而我刚刚破了他的兵煞,他或许会认为我是兵家天人。如果能将我这兵家天人逆转三尸。那他便会获得一个强大的队友。”

    “是有道理但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并且成功了,对我们来说可是一场灾难啊。”空蝉大师接口说:“虽然,小施主你说你的战力远不在巅峰,但你一旦变成敌人”

    有道理,如果李长河变成敌人。协会这边可就麻烦大了。失去了唯一能够镇压三尸的人,同时也将面对一个实力强大有着高超手段的敌人。

    “善、恶、执三尸。代表着你的善念,恶念和执念。施主你真的有把握抵御这些吗?”空蝉大师问道。

    “不确定,但理论上,我的手段要比三尸要强。”李长河想了想说:“但有我这个当红的辣子鸡在,哑女前辈受到的针对,多少会小点。”

    “比起你自己,你更看重哑女身上的关键吗?”姜神锤不由吸口凉气,回头对李昆说:“那你们道门,可真是欠了一大份人情啊。”

    李昆笑着点头,这的确是一份大人情。道门一定会还掉的。他还特地看了眼潘科。示意即便在那个世界,也得记住这个人情。

    而鬼手这边,更是感动的邀请李八兄弟拜个把子,并其做他孩子的干爹。

    毕竟,李长河这么做,的确是让哑女的压力少了许多。

    “从现在开始,李八就是我异姓兄弟!”鬼手大有和李长河歃血为盟的架势。

    也说不上冥冥之中有什么莫名的因素,李长河很果断的拒绝了。

    其实,李长河这边,在出去之前,就已经在中,和秋问天等人商议过。

    原来的历史中,哑女确实是起到了重要的作用。那李长河这手,反倒让保全哑女的概率更大了一些。

    “而且,对方的三尸扭转手段,能否对我有效果也是两说。”李长河心想,自己怎么也是神性生物,对于其他的神性手段有着相当高的免疫。

    从酒中剑的变化来看,三尸扭转是以神性扰乱超凡因果。

    而当时的酒中剑还能保持理智,甚至能行动右手。

    李长河算是天人,就算中招也不会更差了。

    当然,李长河认为中招的概率不大。

    黑泥本就是人类一切的罪恶具象化,李长河身为唯一能够掌控黑泥的神性生物。

    所承受过的,可比酒中剑要更痛苦,更漫长。

    没有给众人太多的闲聊时间,山脚下的道兵在几分钟后,便展开了攻击。

    虽然,没有再用御兵术凝聚兵煞,但他们的战力也比之前强上了许多。互相之间的配合更加默契。

    一个个行军速度极快,有道兵还战列出了某种阵法。

    这其实才是最麻烦的点。

    道兵他们可自成阵法,强化自身或他人。

    然而一道火光从老庙去矮墙上飞掠而出,精准的落在一个刚刚摆起阵法的道兵中。

    轰!

    一声巨响过后,那数位道兵早已被打成了碎豆。

    “”手持火箭筒的一位二代弟子,看着被炸碎的道兵,一脸兴奋的对李昆大喊。

    “师父啊,这比掌心雷要好用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